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篮球 >

中国末战神秘人物助阵 男篮选土耳其助教有原因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2日 10:37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东方体育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头一天抵达安卡拉,恩纳克便接受了家乡媒体NTV电视台采访。彼时小组赛尚未开打,可记者的提问却与告别有关,“离开安卡拉之前,中国队最后一战将与土耳其对阵。将以助理教练的身份帮助中国队击败自己的国家队,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搭档鲍勃 赖中国队球探搭桥

    从5月中旬前往中国执教开始算起,三个多月内这位土耳其教练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回答这一相同的问题,“可是我真的没有答案。土耳其队有一半的球员、教练是我的朋友。比如前锋伊桑·伊利亚索瓦,他来我球队打球那会儿才13岁,我是看着他一步步成长,从俱乐部到国家队还有NBA。想想看,球场两端的替补席都有你关心、喜欢的朋友,这种感觉真是……”

    今晚,恩纳克终于要在安卡拉体育馆亲历这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作为本届世锦赛的东道主,土耳其队开赛后的表现几乎无可挑剔,而中国男篮却不得不为了小组出线的名额发起最后的冲击。身为中国男篮的助理教练,这必然是一届特殊的世锦赛,在家门口作战却不是为了自家的球队。

    “2006年土耳其申办世锦赛成功,我也想过也许我会有机会成为我们国家队的一员。”当时,恩纳克还在土耳其巴维特篮球队担任主教练的工作,说起俱乐部所在的海边小镇他毫不掩饰内心的自豪感,“那地方太美了,从伊斯坦布尔坐船过去只要2小时。”

    正是在这座被恩纳克称之为家的小镇,他收到了中国男篮的邀请,“差不多是5月初,鲍勃刚刚上任,我就接到了电话。不过联系我的不是他本人,而是费罗。”作为国家队球探,费罗是教练组中最晚入队的,却成了主帅与助教之间牵线搭桥的“红娘”。当年正是在费罗负责的篮球训练营,邓华德与恩纳克相识并成了朋友。如今两人是教练席上的搭档,恩纳克说邓华德是当初选择接受邀请的重要原因,“鲍勃在篮球场上是令人尊敬的教练,我们之间的合作非常融洽。只是一开始我需要问问我的俱乐部。”

    相信选择 带中国队一块回家

    在巴维特篮球队执教多年,恩纳克把队里的球员、教练甚至是老板当作亲人来对待。“我告诉我们经理和老板我想去中国,他们知道这是我的机会,所以百分之百地支持我。和我一样,他们将此视为一种荣誉。”走出国门执教的土耳其教练并不多,尽管他们都取得过成功,却很少在世界篮坛引起注意,“如今美国教练、塞尔维亚教练或是立陶宛教练遍布世界,其实土耳其拥有一大批出色的教练员,可他们却没有机会走出国门。”

    恩纳克很高兴自己能成为第一个在国外国家队执教的土耳其教练,即便今天的比赛必须让他忘记自己是一名土耳其球迷。“好吧!我是职业教练,不是球迷,所以这事儿也不算复杂……看到吗?国旗在这儿,所以我理所当然是中国队的一员。”拍了拍胸口绣着的五星红旗,恩纳克开怀大笑,“我喜欢篮球场上的一句老话,‘胜利是一种选择’,所以我相信自己的选择。”

    今晚,中国男篮的安卡拉之行即将画上句号。对于恩纳克来说,他还有一个愿望等待实现,“来到这里,大家总和我提回家了,回家了。可我的家在伊斯坦布尔,安卡拉可不是,而我想回家,带着我的球队一块回家。”

    恩纳克一家“水火相容”

    在安卡拉,中国男篮并非没有当地球迷。恩纳克的太太、女儿还有童车里牙牙学语的儿子会在现场观看中国队的比赛,而在球队的下榻酒店,恩纳克更是哄着儿子阿塔什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我的女儿叫阿拉达,不过在学校里大伙称呼她另一个名字,‘苏’。在土耳其语中,这是水的意思,清澈、纯洁,而生命中离不开水。”太太是一名职业排球手,与恩纳克相恋的时候还没退役,所以两人结婚后一年才有了宝贝女儿,“儿子出生的时候想名字就不难了,阿塔什,土耳其语就是‘火’!”

    水火相容,印刻在恩纳克的皮肤上。“我的手臂上有一个文身,是一个太阳,中间有我女儿的名字。后来小家伙出生了,我把他的名字也加上去了。”逗了逗怀里穿着纸尿布的阿塔什,小家伙咯咯地乐呵,像是听得懂大人们在聊什么,而一旁穿着湖人球衣的阿拉达和爸爸长得最像,“可她想和妈妈一样,打排球。去年夏天她还学过游泳,之前在我的俱乐部也玩过篮球,不过看得出来不是打篮球的料……”

    两个月前,恩纳克的太太带着一双儿女去过北京,时间不长可一家人都喜欢那座城市,“他们跟着我去过欧洲不少地方,但去中国是第一次。”在北京集训,恩纳克也想四处转转,因为他热爱中国文化,“我身边的很多朋友都难以想象我是如何在中国当教练的。其实,有些东西是从书本上学不到的。我想要融入这个环境,那就应该自己到处走走看看。只可惜没有太多的时间。”至于世锦赛结束后还有没有机会,恩纳克说:“如果鲍勃需要我,球队需要我,我愿意继续干下去。我女儿马上要上二年级了,说不定她还有机会去中国上学!”

    邓华德的克隆

    与恩纳克约采访,盘算他的时间安排毫无意义,关键在于主帅邓华德的行程,“他的一举一动对我来说都很重要。我们是一个球队,主教练做了什么,我们就该跟随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恩纳克与邓华德有太多相似之处。年龄相仿,喜欢的食物接近,减肥的目标相同,就连裁缝都是同一个。“在北仑的时候,鲍勃给我介绍了一位裁缝,从上海来的,之前给他做过几套中装。所以我也做了三四套,藏青色、灰色都有,我很喜欢,只可惜现在天太热。”

    有些时候,恩纳克却不会和他的搭档如此步调一致。“我曾经在一支欧洲俱乐部队执教十年,其中有一大半的时间是助理教练,所以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在赛场上,你必须用一种和主教练所不同的视角去观察。所以,‘我和你想的一样、我同意你的观点……’这种话是毫无意义的。”

    世锦赛期间,教练组成员每天都要观看大量的对手录像,而一次又一次的会议其实就是意见统一的过程。“针对不同的对手,我、费罗还有李楠,我们都要给鲍勃提供不同的想法和意见,然后继续看录像,再一次讨论……主教练的任务是作出最有利的判断,那么助理教练必须提供用于判断的不同选择。一旦鲍勃决定了该怎么做,那么这就是整支球队共同的决定。”这也是邓华德最初选择这名土耳其人出任助教的原因。作为一名美国教练,他需要恩纳克带给他另一种理念。“这一届世锦赛,你会发现欧洲球队特别多,而对于欧洲篮球,我再熟悉不过了,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我。”

    19岁那年因为膝伤接受手术,随后伤情便是反反复复,曾经是控球后卫的恩纳克不得不在21岁便选择了退役。“一时间,你会觉得篮球的那扇大门已经关上了,所以我在大学选择了完全无关的经济学。但又总是忘不掉那片球场。”于是恩纳克在一名资深教练的推荐下兼职担任俱乐部青年队教练,大学毕业后他毫不犹豫地选择回归球场,在教练席上一干就是二十年。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