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排球 >

身体不适指挥无方 三大细节解读王宝泉辞职之谜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2日 07:53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广州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中国女排帅位惊变 王宝泉辞职陈忠和有望取代

    每场比赛的赛前准备会上,按说主教练需要布置战术,但是王宝泉却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主力二传魏秋月以及主力副攻马蕴雯。每一场准备会结束前,王宝泉才会进行总结性发言,其主题只有4个字:“我们拼了!”

    细节一 健康堪忧  

    上任三天身体不适

    上任3天,王宝泉就对队伍的现状感到头痛,随之而来的是身体不适,血压飙升,情绪波动。队内层出不穷的伤病,让性格原本就不外向的王宝泉变得更加沉默寡言,每天的训练之后,他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半天不见任何动静,有时候一句话都不说,两眼茫然地盯着电视。

    王宝泉是今年3月接替“被下课”的蔡斌而担任中国女排主教练的,上任当天,他以“哪怕献出生命也要让女排重塑辉煌”为开场白,如此言重,在最近几任主帅中还是第一次。可是,才上任3天,王宝泉就对队伍的现状感到头痛,随之而来的是身体不适,血压飙升,情绪波动,程度严重至泉嫂需要马上从天津赶去探望。

    一个多月的封闭训练,对于王宝泉来说是漫长而饱受煎熬的。中国女排5月下旬在漯河的国际邀请赛上首度亮相,王宝泉竟紧张至失眠。随后夺得瑞士女排精英赛的冠军,这才让这位重压下的主帅稍稍松了口气。

    但是,随着世界女排大奖赛拉开帷幕,王宝泉终于见识到世界强队的真实水平。“没想到”被他频繁挂在嘴边,巴西女排的全面、多米尼加女排的进步、美国女排的火力,对手的水平超出了王宝泉的预期。在总决赛上以3比1击败日本女排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王宝泉突然中途离场,当时他用手捂着右腹,脸色涨红,脖子上更出现病态的红晕。他直言自己头痛,血一直往上涌,恶心,难受。

    王宝泉的身体状况之所以如此难堪负荷,是因为他在2001年患上了罕见的结核性脑膜炎,当时还在国家队辅助陈忠和的他,一度病至在行动上失去控制力,走路不自觉地向左偏,言语不清,只剩下思维是清晰的。

    8月31日离开宁波机场之际,王宝泉一脸憔悴,被问及身体是否好转,他竟然表示:“好不了了,回去检查去吧。”返回天津老家之后,他立即入院,等待详细的检查报告。

    细节二 内部失和

    魔鬼训练暗涌不断

    提倡“魔鬼训练”的王宝泉被拿来与日本排坛一代名帅大松博文相比较,在媒体一片赞誉之声中,其实队内暗涌不断。他所推崇的津式苦练,并未能得到全部中国女排队员的认可。加上在用人上存在任人唯亲之嫌,王宝泉在队伍内部的威信,甚至远远低于一直主张科学训练的前任主教练蔡斌。  

    尽管王宝泉带领天津女排7夺全国联赛冠军,但是,他所推崇的津式苦练,却并未能得到全部中国女排队员的认可。加上在用人上存在任人唯亲之嫌,王宝泉在队伍内部的威信,甚至远远低于一直主张科学训练的前任主教练蔡斌。

    王一梅在瑞士女排精英赛前突然受伤,起因竟是在训练中被罚倒地救球 在训练中不慎把球砸中了某名天津籍队员之后,王一梅不得不接受倒地救球训练的惩罚。身高1.90米的她不断倒地救起陪打教练抡过来的强攻球,未几便扭伤腰部肌肉。在世界女排大奖赛前的发布会上,王宝泉被反复问及王一梅的使用问题,其回答竟是:“王一梅的打法不适合中国女排。”然而之后的事实证明,拯救中国女排的恰是王一梅,她的爆发至少协助中国女排减少了惨败的场次。在大奖赛成都站击败荷兰女排后,王一梅抱着师姐冯坤号啕大哭,发泄积聚多时的郁闷。而在大奖赛香港站期间,王一梅见到陈忠和之后,也没说几句就委屈地掉了眼泪。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女排内部失和确成事实,当王宝泉辞职的消息传出后,有队员感慨:“早想到了,但没想到这么快。”

    细节三 指挥无方

    赛前只说我们拼了

    今年最重要的两大比赛任务世锦赛与亚运会就在眼前,中国女排主教练王宝泉却突然抛下正在宁波备战的队伍,舍近求远地返回天津老家进行全面身体检查,并悲观地认定自己“好不了”。尽管国家体育总局排管中心第一时间否认其下课的传言,但是,王宝泉由于身体原因而将成为史上最“短命”中国女排主帅的可能性已经接近无限大。中国女排内部证实,王宝泉的确已经辞职。另一边厢,陈忠和正在反复酝酿是否重新出山,毕竟中国女排这支队伍现在已经沦为一只伤兵满营且连吃败仗的“烫山芋”。

    最让队员们感到费解的是,今年以来在每场赛前准备会上负责布置战术的,不是作为主教练的王宝泉,而是负责二传与副攻的队员。

    从3月上任至今,王宝泉已经带队参加了超过30场国际比赛。每场比赛的赛前准备会上,按说主教练需要布置战术,但是王宝泉却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主力二传魏秋月以及主力副攻马蕴雯。他的理由是,天津女排从来都是由副攻负责分析对手特点的。这一“传统”甚至被王宝泉沿用到了世界女排大奖赛上。8月25日到29日在北仑举行的大奖赛总决赛,前四场比赛都是马蕴雯与魏秋月综合陪打教练整理的数据,来给队友进行战术布置。到了29日的中巴之战前夕,魏秋月因为阑尾炎返京治疗,马蕴雯只得孤身奋战。而在每一场准备会结束前,王宝泉才会进行总结性发言,其主题只有4个字:“我们拼了!”至于具体怎么拼、如何拼,他却没有告诉大家。

    目前,中国女排由领队胡进及助理教练俞觉敏暂时掌管,正在宁波北仑备战9月中旬在太仓开赛的亚洲杯。如果交接工作一切顺利,亚洲杯将是陈忠和第二度入主中国女排后的首个赛事。至于王宝泉,则要以5个月的新低纪录当之无愧地成为中国女排史上最“短命”的主教练。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