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田径 >

王冬强:青奥摘银比得很差 我不敢和刘翔并论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6日 08:38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每天一大早,青奥村里就热闹起来,不同肤色的青奥小将们收拾好行李,搭乘班车朝着一个目的地进发,从他们悠闲的表情可以看出,这绝不是赛前的紧张时刻,他们要去“梦想之地”——乌敏岛。作为新加坡青奥会文化与教育计划的重要内容之一,到乌敏岛的新加坡外展训练中心进行“海岛探险”,无疑最富神秘色彩,也最受选手们追捧。本报记者通过组委会申请到随团采访的机会,领略了青奥会赛场外的别样风光,当然,还见证了5名中国小将融入国际团队过程中的困惑与收获。

  表情一:美中不足

  人物:王冬强

  战绩:男子110米栏银牌

  按照原计划,距离新加坡海岸20分钟水路的乌敏岛,每天可以接待144名选手,无奈大家热情高涨,青奥组委只好临时调整计划,每天增加24名选手“入团”。

  和本报记者同一天上岛的有5名中国队选手,他们是男网欧阳博文、王楚涵,射箭名将宋佳、罗思越和唯一在青奥会上有所斩获的男子110米栏选手王冬强。

  “这次比得很差!”王冬强告诉记者。这话听起来颇有些言不由衷,因为13.41秒已经是王冬强的个人历史最好成绩,甚至超过10年前同样17岁的刘翔的成绩。

  对此,王冬强有自己的想法。“这次来新加坡感觉很不错,大概是天气很舒服吧,预赛下来我就感觉能拿到奖牌,”这位憨厚的安徽小伙子说,和刘翔一样的清瘦,同样的一脸青春痘,当然,还有迷离的眼神,“我想决赛应该能跑进13.40秒。”结果我们都知道了,期望过高导致王冬强有一些心理落差。

  在今年的亚洲少年锦标赛上,王冬强收获了一枚金牌,并获得参加青奥会的资格。“当时也是在新加坡这条赛道上,国内竞争很激烈,只有第一名才能参加青奥会。”王冬强自豪地说。

  或许是以0.04秒的微弱劣势屈居亚军,让王冬强有些提不起劲,上岛之后,他显得并不活跃。除了和其他几名中国队选手做游戏外,小刘翔很少有所表现,只是半开玩笑地说:“我快被晒成关公了。”

  说到未来,王冬强有些茫然,刘翔当然是他的偶像,但他不敢和“翔飞人”相提并论,“青奥会的栏高只有91.4厘米,刘翔10年前参加世青赛用的是1.067米的成年栏。”

  最让王冬强烦恼的是,他的左脚伤势一直未愈。“和刘翔受伤的部位和性质一样,这种伤要痊愈只有一种方法,就是长时间静养。”王冬强无奈地说,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像他这个年龄的国内高手还有好几个,他的训练和比赛都无法停下来。

  表情二:百无聊赖

  人物:欧阳博文、王楚涵

  战绩:男单16强、32强,男双16强

  身材高大的欧阳博文和王楚涵,一直默默无闻,这大概和他们在赛场上的表现有关。两人在单双打两线均未突破16强,相比郑赛赛和唐好辰获得女单银牌和女双金牌的彪炳战绩,差距还是相当大的。中国网球“阴盛阳衰”的局面在青少年组仍在延续。

  虽然赛场失意,欧阳博文和王楚涵并不想把这种情绪带到探险岛上,俩人自告奋勇攀爬木塔。在队友的配合下,他们顺利地完成前几层的攀登,但随着木塔单层高度的提升,他们认为难度太高了,只好选择放弃。

  “上面实在太高了,根本就上不去。”博文说,这是木塔几个侧面当中难度最大的,他们毕竟不是从事体能项目的,有身高但攀爬能力不行。

  此时,有趣的一幕出现了,埃塞俄比亚女选手想尝试一下攀登木塔。“太高了,你爬不上去的。”博文比划着告诉她,一副着急的表情。但这位小个子姑娘表示不可理解:“我刚刚帮过他们了,我也想上去。”于是,她找来了同行的男同胞,于是,在大家的同心协力下,最终完成了攀爬任务,成为他们这一组当中唯一成功登顶的选手。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可以锻炼大家的团队协作精神,收益挺大的。”王楚涵告诉记者,他从同组队员的身上感受到团队力量的重要性。

  博文也表示,这是他们第一次代表中国队参加如此大型的比赛,有些紧张,经过锻炼建立了不言放弃的信念。

  海岛探险的项目负责人尼克拉斯告诉记者,这项活动的意义在于,让不同国家和地区的选手一起参与活动,加强交流,建立友谊,而这跟奥运的精神是一致的。

  表情三:无所适从

  人物:中国射箭队宋佳、罗思越

  战绩:女子个人8强、男子个人32强

  宋佳是同批上岛中国队选手中唯一一个女生,几个人相当抱团,她也有了众星捧月的感觉。不过,这位去年全国运动会的个人冠军,在本届青奥会个人赛1/4决赛中,与中华台北队选手交锋,3局下来宋佳无一胜出,小分更是以71比82的悬殊差距败走。

  罗思越的状态更低落,淘汰赛第一轮就被刷了下来。在中国代表团掀起夺金狂潮的时候,射箭队的表现有些戛然而止的味道。

  就在两人登上探险岛的同一时间,中国青奥代表团团长对中国队选手进行了点评,并批评了射箭选手“发挥失常”。

  昔日中国射箭的“金童玉女”,在新加坡遭遇滑铁卢,有些出乎人们的意料。回想起张娟娟在北京奥运会上力克韩国队名将夺金的一幕,更让人不胜唏嘘,中国射箭难道又被打回原形了?

  在岛上专业人士的指导下,中国队和瑞典队选手被安排在同一组,大家一起玩起了“剪刀石头布”和“老杨抓小鸡”的游戏。宋佳看似玩得很开心,但明显有强颜欢笑的感觉。

  经过一番精心培训、准备,宋佳开始和埃塞俄比亚女选手一起攀登木塔,这也是探险岛上难度最大的项目了。刚刚爬完绳索的部分,她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大喊:“我没力气了,让我下来吧。”

  在木塔底部做保护工作的罗思越,对于宋佳的表现颇为“不满”,他一脸坏笑地和欧阳博文商量道:“就让她吊会吧,以示惩罚。”

  经过一番央求,宋佳终于被放下来了。“这次青奥会打得不好,感觉状态始终出不来,”宋佳告诉记者,“韩国队选手决赛的成绩很高,我们的确存在差距。”她表示,自己10岁开始射箭,而韩国队选手更小就开始了,而且训练的氛围更好,比赛也更多;这次青奥会失利了,希望在以后的大赛中“补回来”。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