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综合 >

72小时桑雪:被记者追问翻脸 留下比回家更尴尬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2日 08:39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体坛周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8月4日 练习 “不要再打悲情牌了…”

  刚刚下过大雨的杭州有了些许的凉爽,学源速八酒店1228房的窗户被慢慢地推开,一个剪着齐刘海的女孩将头探出来,四下地环顾后便将头缩了回去。起床,穿衣,不到一刻钟,一身运动装的桑雪就出现在了酒店的大堂,紫色的假两件运动上衣,紫色的半截休闲裤,黑白相间的运动板鞋,墨绿色的双肩背,跟普通女生的打扮相差无几。

  15点35分,离集合的时间还差10分钟,桑雪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瘫坐在沙发上,双肩背随手放在了一旁,背包一左一右两个侧兜里的露出来的东西吸引了前台小姐的目光。桑雪说:“左边兜里是我自备的润嗓秘方,胖大海加枸杞。右边是花露水。”前台小姐的好奇并不奇怪,因为现在的年轻女孩已经很少用那种老式的拧开瓶盖的花露水了。

  十分钟后,和桑雪同组的四名选手陆续下楼,一行人朝离酒店十分钟路程的浙江传媒学院艺术楼走去。这天是节目组安排的练歌日,选手们也难得上午没有通告。桑雪被指导老师莫凡叫去第一个练习,站在老师面前的她,就像小学生一样,神情严肃。碰到老师喊停,桑雪立马就停,老师指导完毕,桑雪又开始练习,就这样从《阴天》到《日不落》桑雪练习了不下二十遍。也许是因为桑雪的认真,原本很喜欢开玩笑的莫凡老师也变得严肃起来。“桑雪比别的选手认真,她平时很活泼,但只要练习时就会很严肃,她是真的很认真地在学。”节目组的选手统筹、也就是选手口中的“小妈”说,桑雪是少有的会在练习结束时跟老师说谢谢的选手。

  结束练歌的桑雪下来后盘腿坐在矮柜上,她问“小妈”,是不是这次出局了就彻底不用回来了。桑雪念叨着周六就可以回北京了,不过另一位参赛选手冯蓁蓁马上开始“教育”她:“要把你这种想法从你的脑海里拿掉,要有每一次都要是第一场比赛的心态嘛。”

  傍晚6点,节目组开饭。两素一荤的盒饭,桑雪吃了不到半盒,因为她等会还得练节目组专门为她设计的加分项目绸吊。“不能吃多了,别给我吊吐了。”晚饭后,其他组员和老师都去参加一位参赛选手多亮的生日宴,只有桑雪一人被留下来单独练习。

  走进昏暗演播厅,只见里面一片狼藉,舞台中央还没有搭建好,运送绸吊的人也还没到,空调也停止了运转,桑雪安静的等待着。终于开始学习绸吊了。节目组专门从杂技团请来了一男一女两名老师教桑雪,在女老师示范一遍后,桑雪就上去练习了。练了四遍下来,之后女老师又教了两个新动作,节目组的杜主任过来时桑雪的腰已经直不起来。

  桑雪捶着腰,无意中,她说自己的腰其实有伤。杜主任突然来了兴致。“不要再打悲情牌了。”桑雪一直摇头。杜主任将桑雪拉到一旁说着什么,隐约听见桑雪说:“最起码我健全的站在这里……我来这里是来比赛的……”

  十点半,桑雪终于从绸吊上下来,在地上蹲了许久,才吃力地穿上鞋。就这样,步履蹒跚的桑雪在“小妈”的陪伴下走回了宾馆。可她并没回房,而是被“小妈”带去指导老师那儿继续练歌,一直练到5日的凌晨四点。

  8月5日 彩排 记者追问,桑雪当场变脸

  早上9点,睡了不到三个小时的桑雪被节目组的人从睡梦中叫醒。左手捂着腹肌右手撑着床垫,挣扎着起了床。“痛苦的一天又开始了。”简单洗漱过后,依旧睡眼朦胧的桑雪走进了楼下的快餐店,还是那个墨绿色的双肩包,还是那条紫色的半截裤,只是上衣换成了一件黑色T恤。一碗粥,一碟青菜,一碟糕点,桑雪的早餐并不丰富,和张含韵对面坐着,两人慢悠悠的吃起来。

  10点,所有选手都出现在演播厅。“别碰我,好疼啊,浑身都跟散架了一样。”原本过来打招呼的冯蓁蓁连忙松开了桑雪的胳膊。之后桑雪和大家一起一遍一遍地练着开场秀的走位。如果没有其他安排,桑雪的午餐就是那两素一荤的盒饭,午休就要在演播厅里打发。好在,浙江卫视给她安排了一个采访,桑雪因此可以拿着节目组发的餐劵去宾馆楼下的快餐店“美食”一番。

  12点30分,专门从西安赶来的一家都市报的记者来到桑雪房间。因为是浙江卫视安排的采访,桑雪一开始很配合。不过很快,这位远道而来的记者就将问题转移到“选秀救母”和“退役风波”上,桑雪的脸色一下由晴转阴,开始有些烦躁不安。桑雪的突然变脸,让工作人员也有些为难,只好将这名记者请出。采访并不圆满的结束了。

  下午3点半时,桑雪又回到了演播厅。等待排练时,她又被“小妈”叫到二楼开小灶,节目组专门把《我爱记歌词》的专业音乐老师叫过来指导桑雪。“桑雪你这个重了,那个也重了,要注意滑音……”也许是老师讲得太过专业,回到演播厅的桑雪有点迷糊。“我现在还挺蒙的,唱歌不是一朝一夕的,我连基本功都不会,你跟我说这些我哪懂啊。我很理解节目组请专业老师教我,是希望我能唱得好,能走得更远,但我一下接受不了。我也想改,但这么短的时间我做不到。我今天刚刚状态好点,现在弄得我又不敢唱了……”

  桑雪的牢骚不小心被节目组导演听见了,“桑雪你别太当回事了,就像玩一样,这样状态才容易出来。比赛时心态要放松,别在乎台下人说什么,把自己的唱好,状态发挥出来就行。”“你说得太轻松了,没那么简单。我着急啊,绸吊,跟舞群的配合,什么都没准备好。”尽管经历过世界级赛场,但站在镁光灯下,桑雪一下没了自信。

  晚上8点多,桑雪跟乐队的合练告一段落。又回到人堆中,大家七嘴八舌聊起来,包小柏老师还讲起当年从军的故事。期间,有人问起桑雪关于“救母”的事,桑雪并没生气,只是淡淡地说,“我来参加选秀,就是喜欢唱歌,我又没有公司。即便有公司,拿这个炒作不是太低级了……”

  之后被特许不用参加集体彩排的桑雪上台又跟乐队配合了几遍,就被提前放回了酒店,而这时已经是6日凌晨1点。

  8月6日 直播 留下比回家更尴尬

  桑雪的去留马上将有答案。

  中午11点40分,桑雪和同组一行五人出现在了演播厅,素面朝天的她,显得很疲惫。看着桑雪无精打采的样子,张含韵关切地问是不是不开心,“没有,只是没精神。”“我现在像木头人了,不敢动了。”好动的张含韵跑过来捏捏桑雪的胳膊,“哎呀,疼啊。”桑雪尖叫着抗议。

  化妆室里的选手越来越多,刚刚从北京赶来的东田造型的化妆师们也陆续提拉着大箱子走进化妆间。桑雪挨个跟他们打着招呼,或是开个玩笑,但是始终保持着靠在椅背上的姿势。“我现在整个人是僵硬的,浑身没法动了,起床都费劲。”想着还要做那高难度的绸吊,桑雪就没了笑容。“人家说这几个动作最少要练几周,我才练两天就得上,第一天还差点掉下来。”桑雪有气无力的抱怨着。唯一有爆发力的一句话,是看到大马虎张含韵紧挨着电源插座,“张小花,你离插头远点,你想干嘛啊!”

  也许是因为等待的时间太长,选手们开始抽烟解乏。桑雪和张含韵被熏得不停咳嗽,用手扇着烟味,“我俩总抽你们的二手烟。”她们是女选手里唯一不抽烟的两个。

  下午两点多,一脸精致妆容的桑雪从化妆间出来,刚走两步就被浙江卫视的记者拉住采访。上妆之后的桑雪像吃了一支强心剂,一下精神了许多,面对镜头侃侃而谈,“这次我是真的拼了,希望大家支持我。”也许是觉得自己可能会被淘汰,所以回到演播厅里,桑雪特意拉着其他选手合了影。

  之后的赛前新闻发布会,本被安排出席的桑雪临时又被告知不参加了。而在下午,网上出现了两则新闻,一则是节目组为桑雪改制,桑雪因此晋级机会大增。另一则是即便只是11进10,被淘汰的还是桑雪。两则消息内容大相径庭,但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两则消息其实都是浙江卫视发布出去的。不过,令人惊讶的是,随后赛前发布会的新闻通稿则出现了辟谣的声音。浙江卫视坚决表态:“我们绝不是为了偏袒桑雪而改的赛制……”

  晚上的直播顺利进行。桑雪的绸吊表演很吸引眼球,当主持人将桑雪背后的故事全盘托出后,在比赛中两度待定的她最终化险为夷,顺利进入十强。同她PK的另一位选手多亮则遗憾出局。

  但桑雪并没因为晋级而开心。参加选秀以来,她第一次失眠了,“纠结,矛盾,他们对我很好,多亮也对我很好,昨天下来,大家都在安慰他,但他却反过来安慰我,要我相信自己,不要理会别人的评论。他越这样,我越难受。”

  7日中午11点,比赛结束已经近10个小时,桑雪的双眼依旧红肿。看着网友在微薄上的留言,桑雪再次乱了分寸,“真的骂得太难听了,其实如果回家了我一点都不觉得丢脸,也不难过,但是现在留下来真的很尴尬。多亮他昨天唱得真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