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综合 >

鸟巢水立方陷盈利困境 业主方表示不卖场馆冠名权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0日 08:11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昨日,花式滑冰运动员在滑冰。当日,奥运城市夏日广场———爱动健身营在奥林匹克公园启动。本报记者 秦斌 摄

  鸟巢、水立方不会卖场馆冠名权。预计两三年后,这两个具有地标意义的奥运场馆,将摆脱对门票收入的依赖。昨日,在北京奥运城市发展论坛“奥运场馆的赛后利用与世界城市建设”分论坛上,鸟巢和水立方的业主方———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北京国资公司”)董事长李爱庆说。

  这两个地标性场馆,是北京奥运场馆的缩影。奥运会后两年来,各场馆已悄然变脸,有的已经转制,从“民营”转为“国营”;有的转向多种经营;有的变身为群众健身场所;还有些场馆仍在盈亏收支线上徘徊。

  关键词1 转制

  鸟巢“国营”后经营项目增多

  奥运会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迷茫”,2009年8月,“北京国资公司”全面接手了鸟巢经营

  8月5日晚9点,鸟巢内,场馆一侧搭起一个舞台,正在举办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团队的两周年聚会。而庞大的鸟巢,依然显得很寂静。

  两年来,鸟巢鲜有中超等体育赛事,更少有演唱会等娱乐文化活动。国家体育场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杨城解释说,鸟巢规模过于庞大,即便是数千人规模的大型活动,仍不显山显水,无法带起鸟巢的人气。

  一方面是每年7000万元的维护费用,另一方面是无法举办大型活动的先天局限,鸟巢似乎陷入了“迷茫”。

  去年7月22日,《人民日报》的一篇报道,将鸟巢推到了风口浪尖。在一场演唱会中,一杯矿泉水,鸟巢居然卖到了10元钱;紧接着,“意大利超级杯”比赛,又发生了“鸟巢座椅拍卖”的闹剧。此间,鸟巢拍卖场馆冠名权的传闻,更是引发网友热议。

  “不赞成、也不会轻易对鸟巢和水立方冠名”,昨日,在论坛上,李爱庆明确回应说,鸟巢、水立方已经成为北京的象征,公众对鸟巢、水立方的感情很深,所以,运营方不会轻易做出冠名决定。他同时表示,考虑对场馆内的某个厅进行冠名开发,“这项工作还没有做,因为鸟巢改造还没完成”。

  李爱庆亮相于2009年8月,鸟巢突然改制之时,他以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的身份,全面接手了鸟巢经营。这之前,鸟巢为“民营”,政府投资,企业托管;这之后,鸟巢转为“国营”,北京市政府持有58%的股份。

  突然转制,再次引来如潮疑问。但相关负责人曾表示,此举能够看出“政府的良苦用心”,迫于巨额维护成本,政府接管等于给了鸟巢很多政策上的优惠,促进了各经营项目的推进。并且,企业经营压力被分担,有利于鸟巢向公益性回归。

  随后,鸟巢恢复了直饮水系统,增加了五层公益展览长廊,陆续推出了国际性的赛车比赛和冰雪节。短短半年时间内,这个田径场先是铺了柏油赛车道,随后又做起了人工雪坡。而今年5月,鸟巢上空又搭起了“临建房”、拉上了钢丝,打出绿色环保小屋牌,将少数民族的非遗传承人引进场馆表演。

  “鸟巢目前的参观收入占70%。而水立方改造前,非参观收入和参观收入是三七开;改造后,今年内实现非参观收入占40%,明年底力争达到50%。”李爱庆说,从奥运会结束至今,鸟巢综合运营收入达5.5亿元,水立方改造前达1.5亿元。水立方财政基本不亏损,鸟巢近期也保持正线经营的财务平衡状态。李爱庆说,预计两三年内,主营收入不再依赖门票,“成为真正的奥运遗产,而不是负担。”

  关键词2 职业化

  职业赛事盈亏事关场馆存活

  国内缺乏大型持续性比赛,电视台相对垄断也是场馆盈利的一个壁垒

  8月4日,国家网球中心(位于奥林匹克公园北区)正要举办一场国际性网球赛事——有“四小满贯”之称的中国网球公开赛(简称“中网”)。场馆西门口一片白色的安检棚,仿佛回到了2008年8月。

  奥运后,众多奥运场馆中,两个场馆走向了职业化国际赛事之路:一个是五棵松篮球馆,建设初期就考虑引进NBA职业联赛;奥运会后,由一家号称“全球最大的体育娱乐集团”的美国公司接管。另一个就是国家网球中心。

  北京“中网”体育推广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军慧认为,发展职业联赛,是国家网球中心的最佳定位。中国有了国际一流的网球馆,去年“中网”成功“升级”,赛制可谓亚洲唯一。

  如愿走上了职业化道路,可张军慧还是感到一丝困惑。现在场馆上千万元的年运营开支压力,几乎全部依附于“中网”赛事。

  其实,同样的困惑,李爱庆也有。以鸟巢、水立方为例,虽然获得了政府支持,也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运营模式,但仍存在一系列经营难题。

  李爱庆认为,不论是鸟巢、水立方这样的转向多种经营的场馆,还是国家网球中心,面对的共同难题在于,国内缺乏大型持续性比赛,没有欧洲足球联赛、美国NBA这样的大型赛事,而这些赛事正是国外一大批场馆能够运行的保证,“国内体育市场如足球等大型项目,商业化水平低;中国优势项目,大都不在大型场馆举办,而且票房低”。

  李爱庆表示,电视台相对垄断,也是场馆盈利的一个壁垒,“赛事举办方不仅享受不到电视转播权收入,还要承担转播收入,挫伤了举办赛事的积极性。至于大型演出活动,也受到文化市场不太成熟、无序竞争的制约”。

  政府给予更多支持;加强与世界组织合作;培育国际影响力大型赛事;组建场馆联盟,促进良性竞争;提高大型活动审批效率。这是李爱庆开出的场馆盈利方略。

  关键词3 面向市民

  场馆低廉价格能维持多久

  石景山体育馆的健身俱乐部,用企业冠名收回了部分费用,并借此维持低廉价格

  8月6日中午,曾作为奥运篮球训练场地的石景山体育馆,约2000平方米的健身俱乐部内,几名年轻人正在跑步机上锻炼。馆内还设有体能检测区、浴室、水吧等。石景山区体育局局长徐春生曾表示,这里将建成北京价格最低廉的市民健身中心。

  目前,石景山体育馆的收费标准,比很多品牌健身俱乐部还低,计次卡每次20元,30次起售;月卡299元,半年卡599元,年卡900元。馆内工作人员说,低廉的价格吸引了很多市民,“除了周末,平时晚6点到8点最热闹,器械几乎满了。”

  跟石景山体育馆相同,31个奥运场馆中,石景山有7个、北部场馆群有3个以及6个高校场馆已变身为平民健身中心。

  但其转型之路,并非一帆风顺。石景山区体育局负责人坦言,7座场馆中,只有首钢篮球中心和石景山体育馆两座场馆属于综合性场馆,适合转型为市民健身中心。而自行车、小轮车、射击等较为专业的奥运场馆,实际上并不适合对居民开放。

  奥林匹克公园北区场馆群中的两座临建场馆——曲棍球场和射箭场,为能面向市民,朝阳区“打包”改造了这两个临建场馆,成本为300万元。

  但光靠市民健身,场馆很难收回运营成本。以石景山体育馆为例,虽已成为北京西部市民的主要健身场所,但仍无法完全自给自足。石景山体育馆的健身俱乐部,用企业冠名收回了部分费用,借此维持低廉价格。

  “体育场馆不能以百姓健身为主,百姓应该有社区健身中心。”对于部分奥运场馆市民化做法,北京体育大学教授林显鹏持否定态度。他认为,体育场维护费用很高,举办一场球赛,草坪修剪费就达几十万,“如果敞开给市民健身用,费用谁来负责?解决百姓健身问题,应该努力发展社区体育中心,如国外发达城市,按照人口规模比例,配建体育中心。”

  林显鹏表示,国际成功经验证明,场馆盈利的最大经济来源有两项:企业冠名权和销售豪华包厢。“拿鸟巢来说,一百多个豪华包厢(经营)好了,一年就能赚一个亿。”

  林显鹏坦言,“场馆冠名”运营模式,受到了政策制约,“体育场馆往往会有各种活动,需要把广告全部清走,可企业买了一年、甚至更长的冠名权,这就是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