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体育台 > 乒乓球 >

马苏:孔令辉是国家的人 不要把他往娱乐圈扯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05日 08:35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东方体育日报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多终端看高清体育直播

  “姑娘我真是条汉子!”点开马苏的微博,自我介绍一栏吓人一跳。东北姑娘马苏就是这样的直脾气。通电话的时候,她正在赶去青岛海边拍大片的路上,电话里不时还能听到旁边汽车的鸣笛声。

  她与姜武主演的电视剧《厂花》前一天刚杀青。同期,《我的美丽人生》正在上海的屏幕上热播。剧组作鸟兽散各自奔向下一个档期,只有她还留在青岛有工作。8月2日回到北京,3日就立刻奔赴新剧组,将与Super Junior成员合作一部8集偶像剧。她说:“演员这行,不敢停,一停就没了。”从舞蹈演员、广告模特,到今天的一线女星,马苏很能忍。她的耐心还体现在与乒乓王子孔令辉的恋情上,相识十年,相恋八年,似乎没有终点。对于别人总喜欢在她名字前冠以“孔令辉女友”,马苏也大大咧咧地说,“感谢大家对我的这份关注。”

  马苏的微博关注好友中,有香港影星杨恭如,也有因在《蜗居》中饰演海藻而走红的李念,唯一的体育圈人士来自小球项目,但却是羽毛球队的龚伟杰。一个看似与体育完全不搭界、与乒乓球更没有交集的女孩,已与乒乓王子孔令辉携手走过8个年头。这8年的千滋百味,马苏只能自己细细品尝,“我不想因为这(媒体关注)影响了彼此工作。他是国家的人,还是不要把他往娱乐圈扯吧……”

  在“乒坛双子星”的年代,马苏还是个舞蹈系的学生。2000年的一天,奥运会上成就大满贯的孔令辉为某品牌体育用品拍摄广告,马苏被选为其中的女模特。用她自己的话说,“他是男主角,我就是个陪衬的。”没想到,这样的关系竟成了今后这段恋情的注解。人们总喜欢在提到马苏时,说她是“孔令辉女朋友”。

  人们所熟知的故事是,两年后的某一天孔令辉突然打电话约马苏出来唱歌,理由是给刘国梁过生日。那时的马苏已经在北影学习,挂了电话,带了一宿舍的同学去。说是“壮胆,有熟人在,能放松点”。但回去之后,马苏还是兴奋地往家里打电话,说“今天跟孔令辉出去玩了”,结果家人的反应比她平淡。

  再后来,孔令辉出国比赛想给马苏买礼物,打电话问她要什么,还是学生的马苏一听是国际长途,慌忙说什么都不要,就挂了电话。因为觉得国际长途好贵。几天后,再接到孔令辉电话,他从车上拿下一包东西给她后就开着车子赶着归队了,撂下马苏站在原地一个人傻了眼,那架势就像是“今后你就是我的女友了”。据说,孔令辉那次买了好些衣服,可马苏一件也穿不了。他没想到,马苏要比自己平日里见到的那些女运动员纤瘦不少。

  在接拍《大唐歌飞》之前,马苏只是个广告模特,有时也会在MV里客串一下。她就像是个等待被发现的灰姑娘,还没来得及了解乒乓王子的世界,她就被贴上了“女友”的标签。她不懂乒乓,一局多少分还得想想才反应过来。他也从不看她的戏,说看到一个认识的人出现在电视里,演得再好都觉得怪异。

  要做王子身边的那个人,需要忍受想见不能见,委屈的时候没人陪的尴尬。如今马苏的事业一步步走上正轨,两人见面的时间更少,一年也不超过一个月,因为孔令辉一年有8个月不在北京。

  他们很少在媒体面前提到另一半,尤其是孔令辉。倒是他们的球迷与影迷私下里交流得热络,“马苏最近又拍了什么什么剧,大家快去看。支持马苏,就是支持老大。”

  当了女队教练,孔令辉最见不得自己队员哭,就连自己女朋友马苏,他的安慰也只有一句“别哭了别哭了”,于是给自己队员定了条规矩“你们要哭回屋哭去,别当着我面哭”。当了女队教练,当年的小辉成了孔指导,开始知道女孩子和男孩不一样。一起吃饭时,也懂得给马苏碗里夹菜,去香港也会给她买燕窝了,虽然还是朋友推荐的。

  从灰姑娘到王子的心上人,马苏也曾没有信心,会像多数女孩子那样去相信占卜问卦。但现在,马苏又做回了那个“真汉子”的东北妞。“男女朋友这事,每个人都可能是另一个人的女朋友或男朋友,只是我这个身份比较特殊。大家要那么说(称她为孔令辉女友),我就感谢大家对我的关注。”

  厂花不好当

  真哭很伤身

  新近杀青的《厂花》,挑战着马苏的泪腺。故事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一座工厂里,马苏饰演的厂花白玉萍热爱文艺,心怀梦想,却命运多舛。她怀着初恋男友的孩子,下嫁给其貌不扬的窝囊男人“老瘪”。丢了工作,母亲去世,厂花的命已经够苦,但“老瘪”并不能给她幸福。在那个年代,白玉萍最终成了单身母亲,一边承包工厂的缝纫组,一边独自抚养起自己的孩子。

  剧中,马苏穿上的确良衬衫,剪了一头齐肩短发,还要学会抱孩子。就算是厂花,也得为生活低头。“厂花,当然是厂里最漂亮、条件最好的那个。她是厂里的文艺骨干,深受厂领导器重,一定是最幸运的,因为她是‘花’嘛。”马苏说。

  从小打下扎实的舞蹈功底,后又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学表演,马苏的外形、气质没得说。还有一些影迷,常把马苏与梁洛施比较,说两人真是太像了。可马苏说:“从小到大,我就没做过‘花’,这次才补上了这一课。‘花’可不好当啊。”想了想,又补充说:“对了,我是幼儿园的‘班花’。长大之后有一段时间也没那么出众,这几年才又长回去了。”

  当初,这个“厂花”的角色竞争非常激烈,一炮走红的海青是网友投票的首选,但因为档期原因只能作罢。后来,梅婷、李小冉、殷桃都是剧组争取的对象,但最终还是敲定了马苏。

  “没来组里之前以为这戏会很沉闷,但姜武老师的表演特别轻松,就跟平时生活中一样,但该放大的又一点没丢。”马苏说,“我一开始就没想把它演成苦情戏,开始的一个星期,天天找导演谈话,说这儿用得着哭吗?”不过,该哭的时候马苏一点不含糊,每次都来真的,演到最后终于体会到当“花”的代价,“真哭很伤身。”

  就算天上掉馅饼

  自己也得备好醋

  她在《我的美丽人生》中是从农村走出来闯天下的保姆王小早,在《厂花》中是时代变革中命运曲折的厂花白玉萍。她是马苏,是孔令辉的女朋友。这位29岁的东北姑娘说自己岁数也老大不小了,但不想成为什么完美女性。“我没想做章子怡、周迅,人各有命。就算有天上掉馅饼的事,你也得自己备好醋,得有佐料这馅饼才有味道啊。”

  8月1日,厂花剧组在青岛就地解散。这天起床后,马苏在自己的微博上与网友分享了自己12岁时在解放军艺术学院时的军装照。很多人只记得她是谁的女朋友,却不知道她的军人身份。

  与此同时,《我的美丽人生》正在上海的电视剧频道热播。马苏突破自我,在其中饰演一位“村姑”。可这乡土味十足的王小早,骨子里却不向命运认输,她来到城里玩起了股票和基金,还开起了自己的家政公司,做起了女老板。马苏说,这回在戏里自己是“麻雀变凤凰”,有那么一点自己的影子。

  《我的美丽人生》被认为是华录百纳继《双面胶》、《媳妇的美好时代》后的又一力作。但这些年,马苏似乎总是半红不紫。

  “我这人随遇而安,只要尽自己最大努力,觉得这些年没白活就行了。我也没想成为章子怡、周迅,人各有命,除了外形、实力,还得靠悟性、机遇等等。”马苏说。红不红,有多红,似乎从来没有困扰过她。

  但身为“花儿”就该找到适合它的土壤。就像《厂花》中的白玉萍,她下嫁大龄工人、说话都磕磕巴巴的“老瘪”,“上世纪80年代能进工厂是件光荣的事,看到大院里穿着工厂制服的孩子都很羡慕。”但幸福不是说来就来的,“有次和朋友聊天,人家意味深长地说,在这圈子里这么多年,你怎么还能那么透明,真不错。我很高兴,还能保有一些纯净的东西。”

  “进了电影学院,也不一定就能当明星。只有勤勤恳恳,才可能有一点点收获。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天下掉馅饼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