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吉亚小镇伤痛中筹备冬奥会雪橇死难者葬礼

发布时间:2010年02月17日 09:09 | 进入体育论坛 | 来源:新华网

>>>>返回冬奥台首页    >>>>返回5+体育台首页

    新华网惠斯勒2月16日体育专电(记者张荣锋 马邦杰)根据自由欧洲电台16日报道,格鲁吉亚小镇巴库里亚尼正沉寂在深深的伤感之中,这里正积极筹备格鲁吉亚意外身亡的雪橇选手库马里塔什威利的葬礼

    12日,21岁的库马里塔什威利在温哥华冬奥会惠斯勒的雪橇训练中不幸意外身亡,尸体15日运回他的故乡——格鲁吉亚山区小镇巴库里亚尼。    

    巴库里亚尼是个风景如画的滑雪胜地,培养出几代冬季运动的世界级选手,其中包括跳台滑雪名宿查卡兹,他曾参加过四届冬奥会。对于库马里塔什威利的意外死亡,有一种说法是他技术不过硬、缺乏经验,是自身失误导致了这一悲剧,这种解释让小镇上的人都愤懑不已。

    库马里塔什威利的父亲也曾是一名出色的雪橇选手,夺得过许多雪橇大赛的冠军。对于外界对他儿子能力的怀疑,老库马里塔什威利坚决反驳:“我终生从事这项运动,所以我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首先,也是最关键的是时速超过150公里,这对于雪橇实在太快了,是无法接受的。另外,雪橇比赛需要安全保障措施,例如防护网、支架外围要缠上垫子等。”

    本周末,库马里塔什威利的尸体将下葬。他的意外死亡几乎惊动了小镇上全部居民,整个城镇都笼罩在悲哀和惋惜之中。格鲁吉亚代表团一共有八名运动员参加冬奥会,其中三名来自巴库里亚尼镇。科克什威利是库马里塔什威利是儿时的伙伴,听说多年的朋友遭遇意外,科克什威利十分伤心。“真是个可怕的悲剧,我们大家都惊呆了,直到现在我们依然心情沉重,”科克什威利16日说,“我能说什么呢?巨大的悲剧。他(库马里塔什威利)的父亲是一名出色的运动员,诺达尔(库马里塔什威利)继承了他的事业。从七年级开始,他就开始积极训练,并参加体育训练营。”

    库马里塔什威利原计划参加单人、双人雪橇,他的双人搭档是他的同乡和同学古雷斯泽。古雷斯泽的母亲伊涅萨透露,他的儿子在看到队友的悲剧后伤心欲绝,决定退出单人雪橇比赛。“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赛道是世界上最快的,所以也就是最危险的,但两个孩子还是决心参赛,并力求能取得好成绩,”伊涅萨回忆说,“但发生了很不幸的事情,但那个孩子(库马里塔什威利)出事后,莱万(科克什维利)跟我说‘妈妈,我根本不害怕。但我无法继续参赛,因为我总是能在那里(赛道出事的地方)看到他。我总是能看到诺达尔,我总是能看到在那个出事点,他躺在那里’。”

    巴库里亚尼是格鲁吉亚最知名的滑雪胜地,拥有格鲁吉亚海拔最高的科克塔山,曾代表格鲁吉亚申办过2014年冬奥会,但最后败给了俄罗斯的索契。巴库里亚尼镇上的一位叫杰拉那什威利的老人透露,格鲁吉亚政府要在那里新修建一个雪橇赛道,以“库马里塔什威利”命名,用以纪念他们这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英雄。“但这又有什么用呢?他(库马里塔什威利)是他妈妈唯一的儿子。他家的房子去年着火烧掉了,镇上的人齐心协力帮他们重新盖了一栋房子。他本来是开幕式上格鲁吉亚队的旗手,结果不得不换人了。奥运会还要继续,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吗?”杰拉那什威利老人眼噙泪花。

    的确如同杰拉那什威利所说,冬奥会还得继续,但库马里塔什威利的悲剧还是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温哥华冬奥会雪橇比赛的出发点被降低,并且在危险赛段加高了围墙和包裹了支撑立柱。库马里塔什威利的死亡对于这项运动的影响也将是长远的,估计未来的雪橇赛道一定会严格控制速度,因为没有人希望再发生这样的悲剧。

责编:程立瑶

留言评论

登录 | 注册  我要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验证码?点击刷新